726

【虹膜變異症】

他病了,是怎麼患病的呢?

”症狀:眼眸的顏色會隨著情緒而變化,每種顏色都有他的情緒在。心靈純淨的,表現出來越晶瑩透亮,閃爍著水光下就像水晶;細膩的思想能使它加入更多色調,調和又不失魅力;但肉體的污穢會讓顏色污濁,再怎麼漂亮的顏色總會顯得髒亂。”

阿爾弗雷德盯著螢幕眉頭深鎖,他並不知道這些廢話到底是在鼓勵得病還是鼓勵人去把病患的眼睛挖出來。他只是想要知道這病到底有沒有解決方式,

雖然放置是無所謂,但是在重要場合發病,這可就不好了。他沒有讓人知道,也不想給人知道。

自己的情緒被看透可不好啊,尤其是,埋藏在深處的——

不過他遲了一步,已經有人......

*

他們正在開會,阿爾弗雷德感覺眼睛是酸澀的,伸手去揉也沒有好轉,不舒服的感覺讓他不安分的亂動——發病的前兆。亞瑟實在受不了一直被打斷,才出聲問道:「阿爾弗雷德,你到底在做什麼?」

「呃、這個......」Fuck,居然選在這時候!

阿爾弗雷德仰頭,架在鼻樑上的德.克.薩.斯已經掉落,雙手掩著本該是藍色的眼瞳,現在卻有許多艷麗的色彩在他的眼眸轉換,如同霓虹燈般詭異卻又令人無法離開視線。

看向亞瑟時,轉換的色彩突然停在類似琥珀的顏色,再看向一旁的法蘭西斯變成金黃,王耀是深沉黑、馬修則是翡翠綠。

最後阿爾弗雷德往伊凡的方向瞥了眼,眼睛顏色立馬轉變為紅色,偏向粉紅的水潤紅。

伊凡沒放過那變化,本來有些不解,過了會兒像是領悟了什麼,露出淺淺的笑容。

「你的眼睛發生什麼事了?!」「小阿爾你的眼睛真美啊。」「為什麼到我的時候是黑色?」「我該高興你有在意到我嗎......」

那四人吱吱喳喳的在阿爾弗雷德身邊討論著,不知道該聽誰、混亂的情緒上升,捂住耳朵大叫:「Hey!Stop!」接著擺出暫停的姿勢,一溜煙的跑出會議室了。

跑出來後就跌坐在走廊的一旁,大口深呼吸著,似乎想讓自己冷靜下來,

「......幹嘛?敢笑Hero的話我肯定滅了你這頭熊。」頭埋進膝蓋,發出悶悶的聲音。

「吶,我知道解藥是什麼哦。」伊凡蹲到他的身邊,純良的微笑使人心生好感,但阿爾弗雷德不吃這套,因為已經被這笑容吃虧不少次了。

「少來,你一定有什麼陰謀、喂,離我遠......哇!」變成紅色的眸子瞪著對方,邊往旁邊挪動了一點想要拉開距離,沒想到沒保持好平衡,整個人橫倒在地板上。

伊凡順勢湊了上去,輕吻阿爾弗雷德的眼睛,細長的睫毛輕顫掃著他的上唇,再次睜開眼,鑲在眼骨的水晶已經恢復原來的晶瑩藍。

還是原本的藍好,如南邊的海般透涼而又溫暖,著迷而沉醉於其中,是吧?

「你看,恢復了,解藥是我哦。」

「閉上你該死的嘴,伊凡,你那什麼爛方法。」

令人醉心的發紅臉蛋就如紅色玻璃珠一樣漂亮。

其餘的四人在一旁默默看著這一切。

——————*

之前送給親愛的生日禮物,現在回頭看看,在打什麼鬼(:3

【APH/冷戰組/露米】

《Toy》


「沒想到你也有這天,親愛的美.利.堅大人。」軟綿的聲調有如唱歌般,愉悅的哼著,手不忘操弄小型的遙控器,紫晶般的雙眸望著對方隱忍情慾、面色潮紅的模樣,逐漸暗沉。


早就想要這麼做很久了,只是沒想到需要那麼長的時間,不過,能看到這副景象,也值得了吧……才不呢。


「Fuck!嗯、啊……給我關掉……」低喘著氣和呻吟,那雙蔚藍的眼睛竟冒出了淚光。不管是任何重擊都不能使他流出一滴淚水,但僅是一個深埋在他體內的機器便能輕易做到。


露出了如孩童般天真的笑容,吐出的話語卻不符合表情,「滿足我啊,阿爾弗雷德。」


--------------------

只有短篇對不起;;;;